您的位置:中国报道网 > 观察 > 文章

观察 中程火力的执念与困难

来源:未知 2019-03-29 次浏览


观察 中程火力的执念与困难

虽然美国退出《中导条约》早有预谋,但是又为什么在当前这个时机不顾国际反对要重启中程导弹的发展呢?从目前情况看,这不仅仅是一个军事和技术问题,也是一个美俄双方政治博弈的一个无法回避的过程。笔者认为,美国重启中程导弹研发背后的考量有以下三点。

一、极限施压,增加谈判筹码

美国在此时大张旗鼓地宣布重启中程导弹试验,无疑是其一连串对俄施压的举措之一。美国坚持要求俄停止陆射“口径”9M729巡航导弹的发展与部署,并立刻销毁该型导弹,而俄在2019年1月公开邀请国际媒体近距离参观该型导弹,并重申该导弹不违约的观点。而此时美国宣布退约并发展新型导弹,不仅表现出自己履行了条约义务,而且留出了一定时间对俄作出最后警告,以达成极限施压,不战屈人之兵的目的。而如果如美国所设计,俄坚持发展9M729等型导弹而造成条约废弃,其也可以以最小代价拥有两项新的导弹计划筹码,坐下来再次与俄罗斯和中国等国家谈判,以达成三边,甚至更多边的国家条约,从而占据谈判主动。实际上,美国早在2007年及2008年就曾通过联合国呼吁所有拥有中程导弹的国家加入限制性条约。

美新型陆基巡航导弹可能是“贾斯姆”空射巡航导弹的衍生型号。

二、加强弹性,增强威慑效果

目前,美国常规对外战略威慑主要是选择海空导弹威慑,这些方式都需要平台的前置部署,这需要协调同盟国的政治、军事和法律问题。例如,美国在西太对中国和朝鲜的威慑部署中,需要与韩国、日本,甚至菲律宾等国家协调军事基地、部队协同指挥权,以及驻军的法律合法性等问题,为此美曾探讨过发展“空天远征部队”、“海上前沿预置舰队”以及洲际常规弹道导弹打击等多种作战概念,但成本都很高,效果并不理想,这造成了现有威慑手段往往滞后且呆板。而如果发展中程导弹则可以将其部署在关岛等美海外领地,常年直接地对东亚国家构成威慑。这也是美国从一开始就越过已成熟的“潘兴”2技术,而将新型中程弹道导弹射程调高到可在关岛部署的4000千米级别原因。加之可在欧洲部署的1000千米射程隐身高速增程“贾斯姆”巡航导弹,可覆盖俄莫斯科以西的俄军事和经济精华区,从而加大危机时的战略手段选择,增加对中俄的战略威慑效果。

三、增强实力,弥补能力不足

近年来,美军多个军种研究均发现,美军面对中俄存在严重的火力不足情况,为此国防部在2020年预算申请中曾提出购买10193枚“陆军战术导弹系统”(ATACMS)的要求,这个数字比2019财年要求购买的8101枚战术导弹数量,整整多出约26%左右。 美军之所以提出如此大规模的导弹采购计划,主要目的是为了弥补世界大战或高强度战争条件下陆上火力的缺失。美军从东乌克兰的顿巴斯战役研究中发现,在对中俄这样的强悍对手时需要随时可以调遣且强有力的陆上火力,在这种情况下,美军需要构建大范围的全程火力体系,这包括常规火炮的40千米射程覆盖和“陆军战术导弹系统”的100千米以内延伸的中远距离地火力体系,还需要200千米-800千米射程的海陆火力遮断,最后需要海陆1000千米以及海上4000千米的超远程火力支援。只有这样才能在大规模战争中应对中俄这样的超能力对手。可见,新型中程弹道导弹的发展可弥补美军未来在面对超级对手情况下的能力不足。

“战斧”巡航导弹隐身性能较差些,再次重启陆基“战斧”可能性比较低。

真正重启并没有那么容易

虽然美国国防部宣布了新的试验计划,但并未公布其进一步发展和部署计划,这主要是由于该类型导弹的发展仍存在诸多障碍。

发展经费不足是美重启中程导弹首先要面对的难题。由于连续6年财政赤字,特朗普不得不大幅削减国家预算,导致不少政府关门,在此背景下虽然国防预算大幅提高,但是连年战争使美国军事装备采购预算大幅降低,在某些大家耳熟能详的项目中甚至捉襟见肘。特朗普上任后曾不得不推行各种开源节流措施,其不顾日本、韩国等盟国反对,大幅提高海外部署国的保障经费,削减DDG1000和濒海战斗舰计划,放慢了反导部署计划,甚至近期传出已经退役的F-117再次在中东执行任务。而此时放言发展新型中程导弹,无疑让人怀疑其经费来源。目前公布的试验计划可以用研制经费暂时替代,但长期发展和部署费用无疑巨大高昂。当初美国销毁的“潘兴”2导弹就达到150枚,而要用常规导弹达到当初这些核武器的火力标准几乎是不可能的。而要在中等以上规模战争中形成足够的常规火力威力,单一方向的中程导弹数量也要达到近200枚,而按照1986年货币比价,当时单枚“潘兴”2价值就达到529万美元,这还不包括部队训练和建设,以及海外部署的费用。今天即使部署达到这一规模,花费可以预见也是天文数字。

作战部署地难寻也是一大难题。自从美国宣布退出《中导条约》后,欧洲各国极为担心再度沦为美俄核导弹部署或瞄准的对象。为此,美方表示特朗普政府没有在欧洲部署核导弹的计划,但“《中导条约》的破裂有可能重新回到‘欧洲担心核导弹在发射后几分钟内攻击其城市的时代’”。美国防部承诺,如果情况允许美国军方将新导弹保留在国内的武器库中,以便进行可能的部署。但媒体称虽然“我们没有让任何盟友参与正式部署……但它总是会被部署的。”

实际上,美国的北约伙伴和日本等国对于美国退出条约后,在其领土上明确部署中程导弹会感到巨大的政治和军事压力。冷战时期他们都经历过类似的事情。当初美国决定在欧洲部署“潘兴”导弹,结果引起欧洲大规模抗议,虽然北约国家和美国政府保持强硬,最终完成了导弹部署,但是这造成了欧洲国家间的巨大政治分歧,而且当今的欧洲与冷战时期遭受苏联和华约巨大军事威胁时代不同,因此欧洲国家缺乏支持美国中导部署的动力,而日本则由于法律限制和对美国的不信任也难以定下同意部署的决心。笔者认为,目前除了美国自己的关岛外,尚没有针对中国和俄罗斯的较为合适的中程导弹部署地。

美国认为俄罗斯陆基巡航导弹违反了条约

除了上述两个难题,程序和时间也是美军需要面对的难题。美国一旦下决心发展中程导弹,其需要在年度军事预算的武器采购中由国防部向国会提出申请,并在每年度发展节点均向国会作出预算使用审查,而要服役和部署中程导弹需要经历的程序就要更多,而在目前国内对该发展计划并未达成完全一致的情况下,在未来2—5年内是否能够坚持履行完这些法律和官僚审批程序尚不得而知。而且特朗普政府的决定在其任期届满后是否能够继续贯彻也是未知数。可见,即使美政府大张旗鼓宣称退约和发展新型中程导弹,重启计划也未必能够一帆风顺。

从美军武器部署流程和实际情况看,即使美军在年内完成新型武器测试,实际的服役和部署周期也会较长。美国导弹距离实际部署还有相当长的距离——部署机动式巡航导弹需要采购武器,并训练能熟练操作它的部队,“这可能会在18个月内完成”;11试射的中程弹道导弹更是“一项长期工作”。美国媒体分析称,如果11月的测试证明概念设计可行,即使陆军马上开发、采购和推出该系统,也将花费5年以上的时间。而这一时间周期判断是在没有发生任何技术和政治问题情况下作出的,一旦某个环节出现问题采购和服役时间就会向目前其他美军装备项目那样,要么取消要么拖延。

综上所述,美国重启中程导弹是政治、军事、技术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下的结果,但正式装备美军还有许多困难需要克服。


相关阅读:
新闻
  • 北京市去年帮助民企融资超600亿
  • 遭官员枪击身中三颗子弹的市委书记
  • 铭记伟大变革 激扬奋进力量
  • 北京市大气污染治理成效显著
  • 盐城爆炸事故现场调查
  • 热点
  • 透视房地产热点 引导行业发展预期
  • 女钢琴老师被杀案宣判
  • 热点:让孩子放下手机游戏
  • 迎接共和国70周年的华诞
  • 输液管内现2厘米发丝家属索赔百万
  • 48小时点击排行榜
    扩大开放中国有底气有信心 “新消费”心愿清单可以很长 利率下降有影响 表示有待观察 短道速滑新项引爆新竞争 我国对地观测水平大幅提升 观察类综艺节目 话题热度高 回归百货”难以重焕百货店“第二春” 监察法实施周年观察:改革下的“准”与“快

    Copyright 2007-2019 中国报道网 All Right Reserved 未经健中国报道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本站内容仅供网友参考,不作为诊断和治疗的依据。资料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权,请您来信告知!

    备案号:京ICP备10218182号-4